您的位置: 唐点游戏 > 文化

他外貌看起来不过才三十岁头,可他却自称活太久了……

2019-04-10来源:唐点游戏
他外貌看起来不过才三十岁头,可他却自称活太久了……他外貌看起来不过才三十岁头,可他却自称活太久了……

正坐高殿上的正是剑圣,毒尊,医尊三人,药圣缺席,据闻是在闭关炼丹。

前夜灵药园发生的惨重损失,他尚未知晓,丢了十株千年灵药,怪心痛的。

守了这么多年的宝贝,本来就是留着自个人吃的,哪知被条贼鱼捷足先登了去,真是教人可恨之极。

目前尚在追查当中,着偷吃灵药的贼鱼在哪。

据幸存下来的灵药精说,那鲤鱼精偷吃灵药后,变成了人形,模样妖娆美艳,辩不清其是雄雌。

医尊当时一听,倒想要见见那鲤鱼精变成人形的模样,妖娆美艳这四个字每每想起,都令他不禁对其想入非非……

“恶心!”毒尊魁画捏起只小茶杯,品了口香茗,媚眼睨见医尊流氓地摸着自个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下流之事,鄙视地道出二字。

医尊不理会毒尊的话,目光眺望远方继续遐想着那贼鱼精,倏然殿下一抹粉嫩嫩的小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摸着下巴的手不由得停顿住,起身走围栏处俯瞰,猜:“该不会她就是那鲤鱼精吧?”

看那小模样虽然没有灵药精说得那般妖娆美艳,倒也长得像个小仙女……

“什么,哪个是鲤鱼精?”

毒尊听闻不由得紧张问了声,向来爱美自恋的她,可容不下别人夸谁比她漂亮。

自昨日一大早起就听到那些精怪在拿她跟偷吃灵药的鲤鱼精比,说鲤鱼精比她还美,导致她心理失衡……

“哦,那小丫头,是长得挺漂亮。”剑圣顺着医尊视线的方向看下,很快便找到了他所说的那抹小身影。

“嗯~今年的新弟子资质不错!”

医尊飘飘然道了句,旋即又接着道:“老夫今年的入室弟子,终于找到合适人选。”

“……”剑圣听到医尊自称‘老夫’眼角不由得抽得抽。

他外貌看起来不过才三十岁头,至于实际年龄,活太久了,连他都已不清个具体。

毒尊见着眯起媚眸,笑得有些险些道:

“虽你觉得合适,我看未必她愿意拜你门下学医,唉,我看那小丫头,估计还是比较我这个美人师父。”

剑圣听着忍不住说了句公道话:“现在下定论尚早,那丫头能否通过比试大会,还是个未知数。”

今年弟子那么多,药门估计会递增不少,尤其今年兽人数量比去年增了一半。

兽人对药物方面的天赋要比凡人要高一倍,不知今年是否又是个大丰收呢?

“嗯,说的也是。”毒尊颔首赞同。

医尊却信誓旦旦说道:“老夫只要一出脸,那丫头肯定跟着跑,信不信?”

他可是对自己的脸有着十分的自信,俊得都成传说了不是。

毒尊听着医尊那一声又一声地自称老夫,像是在暗戳她高龄已久的事实,冷怒道:

“再多说一声老夫,信不信我保证不毒死你。”说得是咬牙切齿。

“信信信……我我不说了还不行么。”

医尊连忙狗腿认错,却在心里嘀咕:唉,女人年纪大了,就是阴阳怪气得紧,难伺候。

医尊心里嘀咕完,那头看看楼下的漂亮的小丫头,突然又觉得世界有她们真美好!

“恶心。”毒尊见着医尊又是那臭副德性,忍不住再一度鄙视。

说完转身下殿,心里算了下时间,差不多今晚的时候,药圣就出关了吧,想着红唇勾起抹阴险险的笑弧。

新生队伍前头,师兄师姐认认真真地讲解着天灵山内的所有,什么是该注意的,什么是不可以冒犯的,让新来的师弟师妹好生牢牢记着。

天灵山地形环境,夕汐也掌握了大致。

差不多的散队的时候,每人手里发了张‘迎宾盘’与‘师徒盘’地形图,方便新人回去熟记。

至于云仙盘,还有灵药园这两个地方是不需要新人知晓的地带,同时也是新人与普通弟子所不能进入涉足的地方。

一经发现,将处重罚。

游了一日天灵山后,夕汐累得小腿发酸,回厢房后倒躺床榻上就不愿意起来了。

生平还是第一次走这么多远,足足是这云盘的三分之二面积。

倒是阿瑞儿那小丫头回来还精神得很,忙着在那里记地图。

说来,这地图上的字她竟然一个也没看懂,虽语言上是一样的,完了明天要是上课要懂看课本的话,她要闹笑话了。

想着,今天中阿芜一天没说话了,抬起衣袖看了看,小家伙竟然没在里头。

夕汐猜,它是不是又去做小贼了。

起身走出屋外找找,看看能不能把小家伙唤回来,出门时,给阿瑞儿道了声:“阿瑞儿,我有事出去会。”

“啊,需要我陪你老一起去吗?”阿瑞儿闻声忙站起来问道,担心夕汐一个人出门有所不便。

“不用,我就在这附近。”

夕汐朝阿瑞儿笑笑,说完便走了出去,找了个偏僻的园落,环视了下环境,确定四下人,这才唤道:

“阿芜——阿芜——你在哪里?快回来——阿芜——”

结果喊了老半天,那点泛着红光的小不点身影,仍然没有出现,不高兴的努嘴嘀咕:

“坏阿芜,又悄静静地丢下人家一个人,坏阿芜,哼……”

“夕汐……阿芜才不是坏阿芜,刚才我不过是去泡了会水而已,我是鲤鱼精,不能缺水太久。”

阿芜悄悄飘了回来,就听到夕汐闹小脾气咯。

“是嘛,我错怪你了。”

夕汐见它回来,高兴的捧它到手掌心里,旋即又说道:“阿芜,明天要上课了,我不识字。”

“这个好办。”阿芜应了声,动了动小身子飘起,贴在夕汐的小额头上,旋即闪过一片浅红的薄光。

一缕微妙的暖流缓缓流入她脑海,与此同时思想里惊现无数的字体在错乱飞舞,正是地形图上的那些字。

仅是在一念之间,她已掌握它们,甚至有种能完全熟悉地将它们书写出来,总觉得好神奇。

小会,阿芜轻轻飘离人儿的小额头,开心问道:“是不是会了?”

“嗯,会了,谢谢你阿芜,人家最喜欢你了~么么~”夕汐一高兴,把阿芜小小的身子捧到小嘴儿边亲了口。

被亲的阿芜顿时羞蔫了,那可是他的初吻,就这么意外的被夺去了,听到她的表白也不知能否当成是两情相悦?

未完待续,由于篇幅所限,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也可关注云阅文学微信号(yunyuewenxue),回复书名《男神相公太冷酷》或483088。

本文由唐点游戏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