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 历史

不认识鱼,就先不丢人现眼了

2019-11-07来源: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图片经大佬指点,不是花鳅,是虾虎鱼,感谢拖延症,没有让我这个挂着死鱼名头的鱼盲丢人现眼。辩证的来说,我还要对拖延症深恶痛绝,他让我丧失了当头一棒进而好好补习鱼类知识的机会。所以……跪求大佬们推荐鱼类图鉴,不胜感激。


周末,没有雾霾,空气质量94,虽然不算特别好但是对于生活在山西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来说已经是恩赐了。蓝天都看得见,还有什么奢求的呢。


照理说这么高的可见度应该必须立马动身出去浪,但或许是对我在之前那些PM2.5爆表的日子里没有做一个爱学习的死肥宅而是说着下周好好学习去“最后一次”浪的惩罚,在如此阳光明媚空气干冷特别适合出去浪的日子里,有两场考试。


天儿比这还好,我真没扯淡


空气夺好啊,每吸一口都清晰地感觉寒冷从鼻孔到气管到支气管然后分叉分叉再分叉最终在支气管树的某个末端消失而这时你的身体也就温暖了这些空气。它们只是寒冷而已,不含有别的其他什么物质能让你的肺像你一样连喘带咳。


但是这么好的空气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能见度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有那几张印着字符的纸张。上午好基友打电话问出不出去浪,然而我在考试,于是他们便撇下我去了,带着象征阳光与希望的水网去某村废弃别墅后的小溪里凿冰抓虫……


翘课易,翘考试难,说白了就是过不去心理这一关。可就算过去这一关又能怎样呢,我是个被组织抛弃的人了……


提前一小时交卷,回宿舍拿望远镜看鸟。学校里看来看去无非就那几十种鸟,空气冰下来以后来这儿过冬的也就那么十几种撑死二十几种。加新比我战胜咖啡因的概率还要小,但是——


我掀开了早已干涸的水池底部的网格板。


在一群肚皮朝天向命运妥协的死鱼里,虾虎鱼以它不屈的意志,把它自己定格在冰里。


词穷了,对不起……


毕竟这是N周前想要写完的献给虾虎鱼的专属赞(duan)歌(zi),结果写成了流水账。顿首顿首,发誓在2019的第二个月过去之前将它献给不屈的虾虎鱼。


虾虎哥,我对不起你……

本文由一个小仙女樊小胖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