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 历史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2019-12-01来源: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叔向,羊舌氏,名肸,是晋国有名的贤臣。晋悼公时期,在大夫司马侯推荐下,叔向当上了晋平公太傅。晋平公与晋昭公时期,叔向虽然不是卿士,却长期左右晋国政局,深为东周人所推崇。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叔向还有一位哥哥,名叫羊舌赤。羊舌赤,字伯华,因为封邑在铜鞮(今山西沁县南),又被称作铜鞮伯华。公元前570年,在父亲羊舌职去世后,羊舌赤在祁奚推荐之下,顶替了父亲职位,担任晋国中军尉祈午之佐。相比于叔向,羊舌赤的名望要低得多,也很少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但这并不意味着羊舌赤就是一位无足轻重的人物。

鸡泽(河北邯郸东北)会盟期间,晋悼公之弟杨干在曲梁(鸡泽东北)四处乱闯,扰乱了晋国军队的行列。中军司马魏绛见了,便执行军法,抓住了杨干的仆从后直接就将他给杀了!杨干还是位少年,不知世事。见魏绛当着众多诸侯之面折辱自己,顿时羞愧难当,跑到晋悼公面前哭诉。见亲弟弟这么被人欺负,晋悼公也愤怒不已,对着羊舌赤就喊:“会盟诸侯原本是件荣光之事,可杨干却被人当众侮辱,这不是脸都丢尽了吗?一定要杀了魏绛,不得有误!”

国君袒护亲弟弟、突然发了这么火,换了是旁人,早就吓得去抓魏绛了。可羊舌赤却不慌不忙地答道:“魏绛为人没有二心,侍奉国君不避困难,有了罪过也绝不会逃跑。他很快就会来自动投案,哪用得着派人去杀他呢?”羊舌赤对于同僚的了解,更甚于晋悼公。但他说出这番话,却是要提醒国君:魏绛为人向来忠心耿耿、严于律己,如此做,必然是有其缘由;不要随意滥杀忠臣啊!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果然,羊舌赤话音刚落,魏绛人就已到,将答辩书递给仆人交进来后,自己则准备伏剑自杀!看了魏绛的答辩书后,晋悼公才知道错怪了魏绛,光着脚就跑了出来,赦免了魏绛!

羊舌赤对国君不阿谀奉承,适时提醒国君不要滥杀无辜,可见他的忠肝义胆。虽然羊舌肸在晋国名望更高,但羊舌赤同样也是忠君爱国之士。


羊舌赤与羊舌肸都是忠君爱国之士,又都是能臣干将,却系出同门,这在人才辈出的晋国政坛也不多见。人们常说,一门忠烈;大哥与二哥既然都是忠臣,羊舌家族的其余两个弟弟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可惜,世事难以万全。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羊舌赤与羊舌肸还有一位庶弟,名叫羊舌虎。羊舌虎之母是羊舌职的侍妾,长得非常漂亮。羊舌赤、羊舌肸之母为人妒忌,一直禁止这位侍妾去服侍丈夫。羊舌赤、羊舌肸两兄弟替父亲着想,一直苦劝母亲。他们的母亲却答道:“深山大泽之中,往往生出龙蛇。她长得太漂亮了,我担心她生出龙蛇来祸害你们。你们羊舌氏,是没落的氏族。晋国又多卿族,如果有不怀好心之人离间,那不就容易引祸上身了吗?我又怎么会妒忌她呢?”说完,就让这位侍妾去侍奉羊舌职了。

后来,侍妾生下了儿子羊舌虎,长大后既英俊又孔武有力,深受众人喜欢。尤其是晋国世卿家族的栾盈,更是与他形影不离。栾盈是栾书之孙,栾黡之子。栾书曾经是正卿,栾黡长期担任下军主将,栾盈则以嗣卿身份担任下军佐。栾氏在晋国势力强大,又与范氏联姻,羊舌虎能得到栾盈宠爱,原本也不是一件坏事。坏就坏在栾盈父亲栾黡得罪的人太多,让栾氏在晋国不得人心。

公元前552年,在众多反对者推动之下,栾盈突然被驱逐出晋国。这么一来,那些与栾氏家族来往密切的人物,全都倒了大霉。羊舌虎作为栾盈亲信,当然在劫难逃,很快就被晋人杀死。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羊舌虎被视为栾盈同党,羊舌赤、羊舌肸也被株连,被晋人囚禁起来;两人的同母弟羊舌鲋见饰不妙,急忙逃到鲁国去了!

羊舌氏家族,霎时间就遭遇了一场灭族之祸!


作为晋平公太傅,叔向(即羊舌肸)难免遭人妒忌。现在看羊舌氏倒了大霉,有些人当着叔向面就幸灾乐祸:“您今日也遭遇了大罪,是不是不够明智啊?”——往常你天天高谈阔论,满口仁义道德,却不想也会有今天?

面对嘲讽者,叔向显得异常心平气和,答道:“跟那些被处死和逃亡者比起来又如何?《诗经》有云:‘优哉游哉,且度岁月’,这就是明智!”看一个人,不能只看他在顺境时的风光,更应看他在逆境中如何不失其志。从国君太傅一朝沦为阶下囚,叔向却仍然不怨天尤人,还能自得其乐,可见他的意志有多么坚强。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就在叔向罹难之时,过往同事得知了他的遭遇,也前来探望他了。晋平公身边红人乐王鲋来见叔向,还主动向他伸出了援手:“我将替您向国君求情!”可叔向却对他不理不睬;在乐王鲋离开时,他甚至没有拜送。身边人都责怪他不知礼,叔向却答道:“一定得要祁大夫才能救我们!”祁大夫就是指祁奚,早已退休在家,很久就不参与政事了。羊舌家总管听了,对他产生了强烈的质疑:“乐王鲋对国君所言,国君没有不听的;主动说为您求情,您却不理不睬。祁大夫明明不可能出力,您却说一定要靠他,为什么?”

叔向这才道出了个中缘由:“乐王鲋是国君说行就行、说否就否的人,怎么可能为我们说话?祁大夫好贤,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难道他就会舍弃我们?祁大夫是德行正直之人啊!”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后来,祁奚听说叔向兄弟有难,果然不辞辛劳地上朝替他们求情,救下了羊舌赤与羊舌肸两兄弟。羊舌鲋听说两位哥哥官复原职,也放心地从鲁国回到了晋国。羊舌氏的一场灭族之祸,终于在祁奚努力下,得以消除了。


羊舌氏四兄弟,因为庶弟的交友不慎,差点遭遇灭顶之灾,人们不由得佩服起叔向母亲当初的先见之明:看来,庶子就容易品性不良,害人害己!春秋时代,庶子人品低劣的事例数不甚数:卫国州吁弑兄篡位,鲁国叔孙豹庶子竖牛作乱,现在又多了位拖累兄长的羊舌虎,让宗法制的卫道士们又增添了一份信心。

不过,就在羊舌鲋出生时,叔向母亲的一番话,就已经让坚持嫡庶有别论调之人汗颜了。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羊舌鲋,字叔鱼,是羊舌赤与羊舌肸的同母弟,是嫡幼子。刚生下之时,母亲一看到他的模样,就嫌弃万分:“这孩子虎目猪嘴,鹰肩牛腹;溪壑尚有盈满之时,他的欲望却不会满足,将来必定会因贪财而亡!”羊舌鲋长着猪嘴巴,是贪吃之相;又有牛的肚子,肚量大而难以吃饱。因此,羊舌鲋刚生下就遭母亲嫌弃,甚至不愿亲自抚养他。这会不会对羊舌鲋未来的成长造成阴影?

但不管如何,羊舌鲋都还有两位好哥哥在。所以羊舌鲋还是顺利长大成人,并跟随两位兄长,当上了晋国大夫。

公元前529年,在疏远江湖长达十余年后,晋国再次组织诸侯在平丘(今河南封丘东)会盟。平丘会盟之前,叔向知道诸侯人心大变,建议晋国三军全出,以威慑各诸侯国。就在这次会盟之前,羊舌鲋被任命为代理中军司马,主管军纪。可当晋军驻扎在卫国时,羊舌鲋却有意放纵军队在当地滥砍乱伐,给当地民众造成了重大损失。卫人没办法,找上门来,希望羊舌鲋加以制止。但没想到,羊舌鲋居然向卫人索贿!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气愤不已的卫国人又带着重礼去见叔向,希望他能管管这位弟弟。对于羊舌鲋的贪腐,叔向也很生气。但叔向更看重这次会盟的成败,不得不忍着性子对卫人说:“羊舌鲋贪得无厌,必遭祸乱。但为保证会盟顺利进行,请您以国君名义把带来的礼物先赐给他,士兵的不法行为很快就会杜绝了!”卫人按照叔向说的做了,结果还没走出羊舌鲋营帐门口,他就已经传令下去制止滥砍乱伐了。


叔向虽然对弟弟贪腐之举极为气愤,但羊舌鲋毕竟是亲兄弟,叔向也一直想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平丘会盟后,晋人把鲁国卿士季孙如意带回晋国、囚禁了起来,以惩罚鲁国入侵莒国、邾国之举。季孙如意被晋人囚禁了两个月后,鲁大夫子服惠伯威胁鲁国将改投齐国和楚国,迫使晋人同意将季孙如意放回国。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但晋国的退让,却给自己招来了更大的麻烦!

得寸进尺的鲁人,居然要求晋国重新会盟诸侯,在大会上公开与鲁国结盟!否则,季孙如意就不回国了,要老死在晋国!

鲁国这种死缠烂打的态度让晋国正卿韩起头痛不已,就找到叔向商议:“你能不能让季孙先回国?”当初被晋人带回国内的季孙如意,现在就是一尊瘟神,晋人恨不得将他早点送走!

作为兄长,叔向一直想给羊舌鲋改过的机会,就对韩起说:“我不行,但羊舌鲋可以。”韩起听了,就让羊舌鲋去见季孙如意。

一见到季孙如意,羊舌鲋就动情地说:“当年我得罪了晋君,逃亡至鲁国。如果不是季武子收留,就没有我的今天。后来虽然回到晋国,但也是您家族给我一条生路,怎么敢不尽心尽力地帮您?现在要您回国您却不愿回,我听小吏们说,将为您在黄河西岸筑馆,再也不管您了。到时您该怎么办?”说完,羊舌鲋就泣不成声了!

羊舌虎之难时,羊舌鲋逃到了鲁国;在那时,羊舌鲋与季孙如意祖父季武子有过交往。但羊舌鲋是不是真心这么感激季氏家族,那只有天知道了!不过,羊舌鲋这番连哄带吓的话语说得声泪俱下,让季孙如意不得不相信。原本是看准晋国对诸侯已失去了统治力,不敢对鲁国用强,季孙如意才敢硬怼晋人;现在听羊舌鲋说晋国将如此冷遇他,他心里也害怕了。权衡了半天,季孙如意终于决定先回国了!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羊舌鲋虽然贪腐,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叔向给亲弟弟提供了一次展示自己的舞台,羊舌鲋也不辱使命,顺利地完成了任务——虽然手段不是那么光明。


原本以为,羊舌鲋会从此改过自新。然而,叔向却失望了。

公元前528年冬,邢侯与雍子为争夺鄐(音处)邑之田突然起了纠纷。邢侯是申公巫臣之子,雍子原本也是楚人。两位逃至晋国的楚人争执了许久,都没能达成和解。就在这时,原本受理此案的官员出使他国,由羊舌鲋代为处理此案。正卿韩起对这一案件也颇为重视,命令羊舌鲋尽快了结这一旧案。经过充分调查后,羊舌鲋判决雍子有罪,输掉了这场官司。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就在判决生效之前,雍子赶紧将女儿嫁给了羊舌鲋。雍子既然成了自己老丈人,羊舌鲋也就徇私枉法,袒护了雍子。

羊舌鲋这可闯了大祸!

当年因楚人杀光了自家族人,申公巫臣忿而扶持起吴国,让楚国在东北方多了一位死敌,常年疲于奔命——巫臣家族之人岂能欺负!邢侯二话不说,当朝就将羊舌鲋和雍子二人都给杀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韩起也不敢徇私枉法。

叔向娶了邢侯之妹,亲弟羊舌鲋却被邢侯杀死,杀人凶手和被害人都与叔向有着亲戚关系。因此韩起找到叔向,问他该怎么办。虽然亲弟弟死于非命,但叔向却并不偏袒哪一方,答道:“三人都有罪,将生者施刑死者曝尸吧!雍子明知有罪,却贿赂得胜;羊舌鲋受贿枉法;邢侯擅自杀人。他们的罪行都相同!”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听说叔向如此判罚,邢侯吓得赶紧逃走了。晋人便抓捕了邢侯全家,并把羊舌鲋和雍子的尸体陈列在市场上示众。


叔向与子产、晏婴处于同一时代,是与他们齐名的东周名臣。相比于子产和晏婴,叔向的最大优势,就是他出生在霸主之国,权势要比其他两人高得多。

大哥是忠臣、二哥是名臣,三弟因贪贿被杀,庶弟却死于权力斗争!

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叔向最大的劣势,就是他难言的家事——自己与兄长是忠君爱国的忠臣,两个弟弟却因各种缘由先后死于非命。羊舌四族中,大哥是忠臣,二哥更是名臣,三弟却因贪贿死于非命,庶弟又因结党营私死于晋国内部权力斗争之中。

作为家族中权势和名望都最高之人,两个弟弟如此下场,叔向的责任不在小。由他对羊舌鲋的态度,就可知他对家人缺少管束,最终让两个弟弟先后走上了歪路。这也是叔向做人之短:在子弟教育方面,远不如子产和晏婴。所以,到了他儿子杨食我之时,羊舌氏就被灭族——叔向的教导不到位,恐怕就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本文由一个小仙女樊小胖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