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 百科

纪念马列维奇诞辰140周年,现代艺术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一个傻瓜?

2020-01-14来源:一个小仙女樊小胖

马列维奇《至上主义,第18号构造》 短片


讲到现代艺术史,我们绝对不能忽略一个名字,卡西米尔·马列维奇,至上主义艺术奠基人。1879223日生于乌克兰基辅的一个贫困家庭,1935 515日在列宁格勒逝世。他的艺术影响力之广,尤其是同辈及后来的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等,都深受其影响。如艺术家康定斯基蒙德里安罗斯科唐纳德·贾德艾斯沃斯·凯利及建筑师密斯·凡德罗扎哈·哈迪德等。



卡西米尔·塞文洛维奇·马列维奇

Kazimir Severinovich Malevich

1879.2.23 - 1935.5.15



今天是2019223日,是马列维奇诞辰140周年的日子,在纪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的同时,也让我们一同来回顾那个波澜壮阔的艺术革命时代吧!




1

历史大背景



我们知道,罂栗生长于不安之地。在法国北部的田野里——一战中这里曾发生过可怕的战斗,若恰逢盛夏时节,你将在雾中看到一片热烈的红光在土地上摇曳。这片红光来自成千上万的罂栗,它们生长在炸弹开垦出的土地中,亡者的鲜血和肉体是滋养它们的肥料。

 

第一次世界大战 影像记录


灾难与动荡也往往孕育出伟大的艺术。无怪乎现代艺术会产生于法国,这个国家曾不断被卷入革命和战争之中。那么,和传统的又一次决裂——抛弃一切形式的表现——将要发生在一个同样居住着先锋派知识分子的国度里,叛逆的领袖在国内引起阵阵骚乱,把这些知识分子卷入国内的动荡之中。

 

第一次世界大战 影像记录


第一次世界大战 影像记录


革命中的俄国艺术家将书写现代艺术的下一章。这个国家在20世纪初饱受创伤。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以屈辱和失败告终,这一切被归咎于国家的独裁统治者尼古拉二世。这个不受拥戴的君主面临诸多问题,其中又掺杂着国内的各种纷争。俄国的工人阶级占全国人口的大多数,忍受着恶劣环境、微薄的薪水和超长的工作时间,而这一切都是沙皇尼古拉和贵族阶级逼迫他们承受的,他们失望透顶。


日俄战争 影像记录


1905年1月22日,在一次以沙皇豪奢的冬宫为重点的抗议游行中,他们的愤怒达到了顶点。但一到那儿,他们发现沙皇丝毫没有妥协之意。这个国家的皇家统治者要求警察袭击示威者,造成一百多名参加抗议的工人丧生,因此,这一事件被称为“血腥星期天”。

 

血腥星期天 影像记录


血腥星期天 影像记录


沙皇的冷酷行径确实有效,抗议者不得不转入地下。但同样埋下的还有沙皇制度最终覆灭的种子。工人离开了现场,然而他们并不会消失。在列夫·托洛斯基和其他领导人的领导下,圣彼得堡苏维埃(一个工人委员会)建立起来了,它的成立支持并促成了一场全国大罢工,为革命埋下了伏笔。很快,全国就建立了50个苏维埃。与此同时,布尔什维克(约瑟夫·斯大林是其中一员)的领导人弗拉基米尔·列宁宣布:“起义开始了。”

 

列宁与十月革命  油画


为了苟延残喘,沙皇同意成立杜马,工人可以在这个议会团体中拥有自己的代表。但他并不真的相信这个机构,而正在策划谋反的革命者们也一样。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到来解救了这位可恨的君主。以沙皇的名义,整个国家被联合起来,他亲自统帅军队来为自己增加魅力,可是人们普遍认为这支军队表现欠佳。事实证明,对一个差劲的领导人而言,这不是一个好的长久之策。军队在君主的统帅下毫无起色,唯一不同的是,现在民众有了指责的对象。1917年,尼古拉二世被毫不客气地赶下台,一年后被处决。列宁和他的布尔什维克党现在统治了俄国,宣布其为一个共产主义共和国。俄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也处在同样的局面。

 

列宁与斯大林

 



2

马列维奇与至上主义的诞生



当托洛茨基、列宁和斯大林谋划建立一种迄今为止从未被尝试和检验过的平等主义的政府形式之时,这个国家的先锋艺术家也在思索着创造出一种不曾被想象过的艺术类型。布尔什维克人接受了一套卡尔·马克思启发的体系,名为共产主义,艺术家们则提出了力求同样先进和民主的新艺术形式,叫做非客观艺术。

 

就世界影响力而言,俄国艺术家要比政治家更胜一筹。苏联陷入冷战,并险些引起世界大战,最后衰落解体。然而非客观艺术催生了20世纪的现代设计,并为大约五十年后出现于美国的极简主义奠定了基础。这一发展轨迹不无讽刺之处。当政治家们开始冷战之时,双方的艺术却显示出彼此之间的巨大影响,这一点,任何一方都不愿意承认。

 

莫奈作品 《干草堆》

莫奈的《干草堆》在俄国展出,年近30岁的康定斯基看到作品后,深受震撼,毅然决定辞去法律教师的工作,改行当一个画家


俄国画家娜塔莉亚·冈察洛娃这样概括1912年涌动的俄国艺术家血液中的信心:“眼下,当代俄国艺术已在世界艺术中扮演主要角色。当代西方思想对我们已不再有用。”这也间接承认了,她和她的俄国艺术家同伴们曾乐于吸收西欧艺术可以给与的一切,而现在,他们做好单干的准备了。

 

塞尚作品《玩牌者》


为了寻求艺术灵感和启迪,许多俄国艺术家的足迹踏遍了整个欧洲。即使那些未曾到过巴黎或慕尼黑的本土艺术家,也可以在谢尔盖·休金位于莫斯科的家里看到最新的国际先锋艺术作品。休金是一位富有的纺织品商,同时也是一位新锐现代艺术的狂热收藏家。每个星期天,他都会邀请俄国重要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到家里来端详他那些博物馆级别的艺术藏品。

 

毕加索作品《亚维农少女》


到了1913年,激进的俄国艺术家已经赶上了他们的西欧对手。他们已吸收了莫奈、塞尚、毕加索、马蒂斯和薄丘尼的想法和风格,现在是立体未来主义的拥护者与实践者。圣彼得堡这一群人对自己的艺术天赋非常自信,以至于开始质疑他们西方朋友的冒险精神。一些俄国艺术家认为,虽然毕加索等人已经走得很远,但还不够。

 

马蒂斯作品《生活的欢乐》


其中一人就是卡西米尔·马列维奇,一位富有天赋的画家。1913年初,三十四岁的他还在以立体—未来主义风格作画,尽管他开始对这个法国—意大利艺术运动感到失望。马列维奇开始玩弄“非逻辑主义”这一概念,一个从单词“非逻辑”衍生出来的晦涩的“主义”,表示从“理性”角度看是荒谬的。这位艺术家对常识和荒谬发生冲突的交叉点深感兴趣。他创作了一副名为《奶牛与小提琴》(1913)的“宣言绘画”。


马列维奇作品《奶牛与小提琴》


总体而言,这是一幅标准的立体—未来主义作品,以大量互相重叠的二维平面为特征,一把小提琴置于其前方的中央。这都没什么特别。但他在画面正中央放了一只侧身站着的短角奶牛,它看起来一脸困惑。它显得搞笑、奇怪、异想天开,在自觉保持一本正经的现代艺术中,这犹如轻松一刻。《奶牛与小提琴》预示着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到来,它很容易被误认为是特里·吉列姆的作品,后者是《蒙提·派森的飞行马戏团》中超现实“大脚图案”的创造者。和许多伟大的艺术家一样,马列维奇很善于捕捉时代的迹象。

 

他对于荒诞和艺术家自我表达权利的探索,与俄国先锋艺术的步调保持着一致,后来对于未来主义的理解已逐渐偏离了正统,走向对立面,并把这种理解融合在他们发表于1913年的未来主义宣言《给公众口味一记耳光》这一题目中。

 

他们推出一部令人难以理解的未来主义主题歌剧,名为《征服太阳》(1913),随之开始了艺术上的征程。剧本由俄国未来主义诗人阿历克谢·克鲁奇内赫(《一记耳光》宣言的共同作者)以一种新创的叫“zaum”的“超理性”语言写成:这是荒谬版的俄语,以单词的情感声音而非意思为基础——借此剥夺了它们的描述功能。作品情节同样标新立异。

 

马列维奇为歌剧《征服太阳》设计的服装


马列维奇为歌剧《征服太阳》设计的服装


未来强人从空中抓住了太阳并把它囚禁在一个盒子里,因他代表着衰微的过去、陈旧的科技和对于自然的过度依赖。太阳被及时赶走后,地球得以自由地扩张至全宇宙,通向未来。这时,一个在时间中旅行的“家伙”加入了这片混乱,瞬间到达了35世纪,去看看在一个由人类发明所驱动的世界里人们过得如何。他发现,“新人类”过得很好,并且热爱他们超级现代化生活所带来的高科技活力,但也有一些人——那些“懦夫”——艰难度日,因为他们“不强大”。你应该明白歌剧大意了。

 

但那些聚集在圣彼得堡月神公园剧院观看首演的观众不明白。他们带着困惑和愤怒散场回家。台词莫名其妙,故事太过激进,而音乐也没给人一丁点儿喘息的机会。本剧乐谱由米哈伊尔·马留申(1861-1934)创作,包含着不成调的段落和刺耳的四分音,现在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保留了下来。这对未来主义的拥趸和音乐学家来说是个遗憾,但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并没有多少损失。不管怎样,这部歌剧的音乐既非马留申对这件作品的最大贡献,也并非他对整个艺术的最大贡献。

 

马列维奇为歌剧《征服太阳》设计的服装


马列维奇为歌剧《征服太阳》设计的服装


他最大的贡献来自对卡西米尔·马列维奇的邀请。作曲家请他的艺术家朋友为歌剧设计布景和服装。马列维奇接受了邀请,创造出一套立体—未来主义风格的豪华之作,包括五彩斑斓、像机器人一样的紧身衣裤和几何图形装饰的背景幕布。这些元素浮华艳丽,与未来主义相称,不过把它放到整部歌剧的背景里看也并不格外激进。但在歌剧接近尾声时,马列维奇在上面画了一个黑色正方形。他的本意是将其作为整个舞台布景的一部分而非一幅艺术作品,但事实结果并非如此。


一块白布上简单黑色正方形,将成为艺术史商一个令人震撼的伟大时刻,可以和几何透视、塞尚的双目视觉探索和杜尚的小便池相提并论。当时马列维奇并没有觉察到他作品的重要性。但到了1915年歌剧第二轮上演的时候,这位艺术家已经充分意识到他的黑色正方形的意蕴。他写信给正忙于重演的马留申,请求说:“如果你能保留获取胜利(也就是黑色正方形出现)那一幕的幕布设计,我会感到非常荣幸……它对绘画而言将会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幅无意中完成的创作如今蕴含着非凡的成果。”

 

马列维奇作品《黑色正方形》


他提到的“成果”是指一种真正原创的艺术表达风格。他将其称为至上主义,它是一种纯粹抽象的形式,一种彻底非描述性的绘画风格。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画作,由画在白色背景上的二维几何形状构成,这些几何形状要么只有一个,要么分散布置。每个正方形、长方形、三角形或圆形填充以黑、红、黄或蓝(偶尔还有绿)色的颜料。这位艺术家说,他将所有通向已知世界的视觉线索都去掉了,这样观众就可以享受“非客观的体验……纯粹感觉的至高无上”。

 

马列维奇以他惯有的方式,通过创作一幅体现这一艺术新方向的“宣言”绘画,来开始新的艺术征程。受自己在《征服太阳》中舞台设计的启发,他选择一张2.5平方英尺的画布,将整张都涂成白色,然后在中间画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正方形。他将这件作品命名为《黑色正方形》(1915)。取这么一个平实枯燥的名字实际上是一种挑衅行为。他在向观众发出挑战,不允许他们在画作之外寻找意义。没什么可“看”的了——他们所需知晓的一切都在题目和画布里。马列维奇说,他已“将万物减至无”。

 

马列维奇作品《黑色正方形》


他希望人们认真研读《黑色正方形》,去思考白色边界和黑色中心之间的关系与平衡:享受颜料的质地,感觉一种颜色的轻盈和另一种颜色的厚重。他甚至希望这个极端静止的图像里所包含的种种“张力”能带给人们活力和运动的感觉。在马列维奇的意识里,这一切皆有可能,因为他已经“解除了客观对象加在艺术上的重负”。现在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看见我们想看的一切了。

 

《黑色正方形》看起来或许简单,马列维奇的意图却很复杂。他知道,即使他已经去除了对已知世界的所有指涉,观众的大脑还是会试图合理解释这幅画,试图发现它的含义。然而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去弄懂的呢?人们不可避免地要回到一片白色背景上有个黑色正方形这一基本事实上来。他们的意识心理将会被困在一个挫败的循环中,就像正在寻找信号的卫星导航。马列维奇希望,在这种困惑持续的同时,观众灵魂深处的潜意识将会得到施展魔力的机会。一旦逃脱了理性的藩篱,潜意识就能“看到”艺术家正展示出整个宇宙和其中的万物,就在他那小小的正方形中。

 

马列维奇作品《黑色正方形》


马列维奇认为,他这张双色画象征着宇宙中的地球,经历着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而且,和他所有的至上主义绘画一样,这件作品周围没有画框,因为这样太受束缚,太容易使人联想到人间的边界。相反,白色的背景融入了挂画的白墙,给人一种无限的感觉。黑色的正方形漂浮在空间里,不受重力的阻碍。重力象征着秩序井然的宇宙,或一个将所有物体吸入的洞穴。不管怎么说,这幅画是个冒险之作。

 

至上主义本身就是个大胆的概念。康定斯基的抽象画至少给了观众视觉上的享受,即便它们难以辨认。站在其中一幅巨大的《作曲》前,没有谁会对画面上舞跃的流光溢彩之美无动于衷。对于这些作品,你要么热爱要么厌恶,但毋庸置疑的是,康定斯基那样的画基本不与他人相似。而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就不尽然了。

 

康定斯基作品


白色画布上一个黑方块?拜托,我们都会画。那为什么他的尝试会受到尊敬且价值连城,而我们的就会被认为肤浅而不足道?果真像当代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在为自己的作品辩护时说的那样?这只关乎谁第一个想到?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的。创造性对艺术而言很重要。抄袭物没有任何智力价值,但在真品里有。现代艺术关心创新和想象,而非现状,或者更糟:苍白无力的模仿。而且在这个受供求关系统治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经济价值着眼于稀有程度。将这三个因素——创造性、真实性、稀有性——综合起来,你就明白为何马列维奇《黑色正方形》价值数百万美元而你我的卖不出这个价。从历史角度看,他的这幅作品非常重要,独一无二,对整个视觉艺术有着深远影响。

 

马列维奇作品《红色正方形》


当人们说“那看起来很酷”的时候,通常都在指某个受了马列维奇抽象艺术影响的设计师的作品。汤姆·福特的“看”系列、铂傲的产品、工业唱片公司的封面、伦敦地铁标志、巴西利亚、无边界泳池,它们都有着相同的蓝本,那就是至上主义的几何抽象艺术。去除芜杂,简化形状,精简颜色,专注于形式的纯洁性。我们不禁感到,简约的外表其实是智慧、深思、现代性和精密性的象征。

 

但当我们回过头去看那些设计的起源——马列维奇的《黑色正方形》,不免心存怀疑,觉得这张画曾是——现在仍是——一个骗局、一个玩笑,有点傻里傻气。我知道为什么(虽然这绝不是他的本意):因为艺术家对观众要求很高。围绕着《黑色正方形》以及后来几乎每件有着类似气质的抽象艺术作品的怀疑态度,都是马列维奇颠覆艺术家与观众间传统关系的结果。


 马列维奇作品《白上白》


在以往历史中,艺术家处于屈从的地位。画家和雕塑家代表着当权者和我们,去记录、启发和美化着什么。我们享有评判艺术家的特权,看看他们是否成功表现了教堂、狗、主教。即使艺术家反抗学院派而走上自己的路,将绘画变得越来越不明晰,我们还是占上风。通过描绘已知世界来取悦我们或激发我们的兴趣,这仍是艺术家的责任。康定斯基的抽象画要求双方各让一步,从而提高了自己的地位。双方之间的协议是,康定斯基会画一幅惹人喜爱、充满生气的作品,但期望我们能抵制住将色彩转化成已知物体或主题的诱惑,反将自己置身于一个想象中的世界,就像听音乐时的那样。

 

康定斯基作品


然而,说到这个,康定斯基在画中留下了足够的叙述线索和精妙的色彩组合,让人们可以享受作品本身,而不用陷入“这究竟意味着什么”的路径中。马列维奇的非客观艺术可没做出这类让步。他的作品与观众坦诚相对,向所有观看《黑色正方形》的人提出挑战,要求人们相信它不仅仅是一个肤浅的黑白图案。“画作的颜色和质地就是本身的目的。”马列维奇总结道。

 

实际上,他将艺术家变成了萨满教的巫师,将艺术变成了由艺术家制定规则的智力游戏。拿着画笔或雕塑家凿子的人,现在成了这组关系中占统治地位的一方,将严峻考验丢给新近变得屈从而脆弱的观众,看我们敢不敢相信它。直到今天,情况依然如此:抽象艺术将所有人置于看起来像傻瓜的危险中,相信并不存在的事物。当然,我们也可以对一幅具有启示性的艺术作品不予理睬,因为我们没有相信的勇气。

 

马列维奇作品


自1913年《征服太阳》首演两年后,马列维奇暗中从事着他的至上主义创作。他说它们“正引导着我去发现认知之外的事物”。就像他声称“我的新画作不仅属于地球”一样,这是一个宏大的宣言。接下来他称自己为“宇宙总统”,开始思量关于一颗至上主义卫星的问题,它可以“在轨道上运行,创造出独有路径”。然后在自己繁忙的星际工作之外,他还将“记录”世界的任务大包大揽下来。

 

他的评论虽然古怪,但是反应了20世纪初很多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心境。太空旅行仍是科幻小说里的场景而非事实。在地球之外遨游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那些有幸拥有丰富想象力的乐观灵魂斟酌思量着它的无数种可能。但马列维奇的陈述有着忧郁、不那么积极的一面。它们暗示着先锋派内部对于现代化的副作用愈发感到担忧。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灾难正在他们面前蔓延,众多社区遭到破坏,成千上万的人死去。康定斯基、马列维奇和许多其他艺术家认为,整个社会对物质的痴迷以及不断增加的自私是造成混乱与流血的原因。

 

马列维奇作品


马列维奇认为是时候要有一个全新的开端了,我们要建立一个乌托邦:一种人人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体系。他为此将贡献一种遵从全宇宙之法的艺术形式,给全球的动荡带来秩序。作品《至上主义》(1915)将许多在马列维奇领导的新运动中反复出现的主题糅合在了一起。这是一张竖向板式的油画,白色的背景上排布了一系列不同长款的长方形——有些长方形窄到更像一条直线。一个黑色大长方形呈45度下井并稍稍变宽,在画面上半部划出了向下的对角线轨迹。小一点的蓝、红、绿、黄色长方形重叠在这个黑色的形状上。一道黑色细线将画面一分为二。在它下面有一个红色小正方形压在粗粗的黄色和棕色长方形上。没有任何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题材,它关心的是作品在观众心中激起的感受。鉴于各种形状在白色的广阔背景中的互动方式,这种感受或许是对宇宙中日常生活不断运动的思考。画面里每个色块都影响着其他色块的面貌——就像我们在日复一日生活中对彼此的影响。在马列维奇眼中,至上主义是纯粹艺术,油画颜料——而不是从自然界中复制来的形状——支配着作品的颜色和形式。

 

马列维奇作品《至上主义,第18号构造》


马列维奇1913-1915年间的作品展览后来成了一个传奇。这是一个在彼得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举办的群展,起了一个意在吸引人们眼球的名字:“最后的未来主义展览:从0到10。”这是俄国实验艺术家向全世界发出的信号,宣告意大利未来主义的终结(“最后的未来主义展览”)和现代艺术新阶段的开始(从0到10)。标题“从0到10”(或0-10)是马列维奇的主义。它指向10位(最后是14位)被选入展览的原创性艺术家,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归“零”。用马列维奇的话说,这意味着他们已经剔除了所有可辨识的题材,他们描绘的是“无形”。

 

马列维奇作品《黑色正方形》


马列维奇展出了不少他的至上主义作品,《黑色正方形》放在了最好的位置上。它被挂在一个接近房顶的高高的角落里,斜跨过两面墙交汇的直角。这个位置很重要。它暗示着马列维奇赋予这幅画的偶像地位,因为这是俄国东正教家庭里留给宗教图像的地方。

………




3

马列维奇——一个人的至上主义



俄国画家卡西米尔·塞文洛维奇·马列维奇(Kasimier Severinovich Malevich),至上主义艺术奠基人。1879年2月23日生于乌克兰基辅的一个贫困家庭,1912年在驴尾巴展览会上陈列的《手足病医生在浴室》、《玩纸牌的人》,具有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的特色。曾参与起草俄国未来主义艺术家宣言。十月革命后参加左翼美术家联盟。1935 年 5月15日在列宁格勒逝世。



他从接受严谨的西方艺术美学的教育开始,尔后和康定斯基、蒙德里安成一起成为早年几何抽象主义的先锋,最终以朴实而抽象的几何形体,以及晚期的黑白或亮丽色彩的具体几何形体,创立这个几乎只有他一个人独舞的至上主义艺术舞台。“模仿性的艺术必须被摧毁,就如同消灭帝国主义军队一样。”这就是他铿锵有力的表白



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思想影响了塔特林的结构主义和罗德琴柯的非客观主义,并通过李西茨基传人德国,对包豪斯的设计教学产生影响。20年代初,苏联文艺界对非写实艺术不再包容和接受,马列维奇只得终止其对抽象艺术的探求,而以教学谋生。1927年,他唯一的一本理论著作《非客观的世界》在德国出版。



1935年,他在贫困和默默无闻中离开人世。 马列维奇首创了几何形绘画,留存于世的那些作品在这么多年以后,仍以它的单纯简约而令人惊讶。他称得上是二十世纪抽象绘画的伟大先驱。他一生以其谜一般的作品,为20世纪的艺术界勾勒出了另一片璀璨的星空,预示了从达达主义到后来的极简主义等多种艺术运动时代的来临。他为艺术开辟了无限广阔的前景,任由后来者遨游与徜徉。



本文由一个小仙女樊小胖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